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体质养生 >

地下钱庄 地下钱庄操作方法什么意思? 记者揭秘地下钱庄洗钱流程图

时间:2019-11-26  来源:夏季时令养生菜

  小编认为:地下钱庄就是“灰色资金”暗道,它们害人不浅,社会毒瘤,早就该严厉打击,支持,必须严惩。记者揭秘地下钱庄洗钱流程图,地下钱庄操作方法什么意思?

  港商被骗牵出路边“地下钱庄”

  深圳警方今年8月破获的一起涉及120亿元的“地下钱庄”案,线索来源一起涉嫌诈骗港商的案件。

  今年80岁的港商陈某,有意将在大陆赚取的资金转移到香港账户,他的一位熟人――某国有银行支行负责人沈海生则向他介绍,自己有外汇管控指标,可以帮其将资金转移到香港。

  随后,陈某按照沈海生的要求,将6337万余元分3次汇到沈海生指定的李某账户上,沈海生还收他200万元好处费。

  实际上沈海生并未通过银行渠道转账,而是通过“地下钱庄”帮其汇款。而陈某有800万元一直没有收到。而后,沈海生于2012年11月辞职逃匿,至今还有陈某625万元没有归还。

  据深圳宝安经侦大队调查,陈某的钱汇入李某账户后,在短时间内又被转移到5个可疑账户,随后又迅速向100多个账号转移资金,这些钱最终流向都是香港陈某的账户。但最后一批资金在中间环节出现问题,他的800多万元未到账。

  至此,一个帮人向境外转账的“地下钱庄”浮出水面。相关涉案人叶晓莲、叶镇城两姐弟等人被警方控制。

  随后,警方对叶氏姐弟等人相关的200多个银行账户梳理,发现他们调动数十人从事“地下钱庄”业务。

  调查中,警方发现去年4月份的一个涉及约2亿元的诈骗案件中,涉案的陈远祥等人出逃前,曾在罗湖区忠记兑换点向该兑换点的家庭成员账号转账8532万元。警方发现,帮陈远祥向香港汇款的“地下钱庄”也与上述沈海生汇款的“地下钱庄”团伙有关联。

  6月2日,警方收网抓捕,共抓获叶镇城、叶晓莲、郑晓生等涉案人员30余名,捣毁“地下钱庄”窝点6个,查获银行卡300余张,涉案金额高达120亿元。

  深圳警方查获的相关汇款转账凭证,在这起“地下钱庄”案中,涉案资金约120亿元。

  遇“大单”可调数百人帮忙转账

  据叶氏姐弟等人供述,他们平时就在深圳某步行街摆摊兑换外币。他们已经形成以亲属、同乡、朋友联系的组织,平时各自兑换,一遇到大单就通力合作,甚至调动数百人帮忙向境外转账。

  叶晓莲,1978年出生,广东汕头人。从1999年起,叶晓莲就已在深圳西乡步行街从事非法买卖外汇业务。据叶晓莲供述,在步行街像她这样从事外汇买卖的人很多。一些人手里有港币、美元,或者需要用人民币换港币、美元,嫌到银行兑换麻烦,就会来找他们换。他们换的价格和银行相差无几,有时会高几块钱。“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块钱。”

  另据叶晓莲介绍,一旦碰到大单,他们会打电话给曾向他们收购过外币的“上家”,在确定对方收货或有外币时,才会接单。操作手法一般都是客户在境内将人民币打给叶晓莲,叶晓莲再将钱打给上家,上家再通过香港的账户,将港币打到陈先生在香港的账户上。

  叶的上家基本上也是深圳人,但在香港开有账户,可以双边操作,而他们姐弟俩只是中间介绍,自己从中收取千分之一到千分之三的手续费。而他们操控的众多银行账户,则是借用妻子、姐姐、姐夫、老乡等人的身份证办的,用以进一步转移资金。

  另外,与叶氏姐弟同案的疑犯郑晓生则是在深圳罗湖口岸开设一家商店,表面卖水卖烟,暗地里却兑换外汇。郑晓生称,他们一般很少换大额的,长沙能治癫痫的医院那好如果有大额资金需要跨境转账,也是通过香港的上线账户操作。

  专案组查明,该团伙以家族关系为纽带,既各自经营、又相互合作,在深圳罗湖、宝安的8个窝点开展家庭作坊式的非法经营“地下钱庄”活动,通过境内外网上银行以及境内本外币现金交易,在非国家指定交易场所非法从事资金结算和外汇买卖活动。

  一名被抓获的“地下钱庄”涉案人员,为警方指认POS机等作案工具。

  “对敲”转账隐藏资金进出痕迹

  除了深圳警方破获的这起“地下钱庄”案外,从今年4月以来,在公安部统一部署下,各地公安机关在开展打击“地下钱庄”专项行动中,共破获重大案件30余起,抓获160余人,涉案金额高达4300多亿元人民币。

  “‘地下钱庄’是一种俗称,并非法律概念。近年来公安机关重点打击的‘地下钱庄’是指不法分子以非法获利为目的,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,擅自从事跨境汇款、买卖外汇、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等违法犯罪活动。”公安部经侦局反洗钱处副处长束剑平介绍说。

  束剑平表示,“地下钱庄”主要有三类:跨境汇兑型、非法买卖外汇型、支付结算型。深圳叶氏姐弟等人的案件中,正是“跨境汇兑型”的典型代表。按照叶氏姐弟和疑犯郑晓生的供述,他们与香港账户联合转账的方式行内俗称:“对敲”。

  据介绍,“地下钱庄”在境内外开设账户或通过境内外合伙人实现资金转移。境内“客户”将钱交给地下钱庄,地下钱庄则通知境外合伙人按照汇率将相应的资金打入“客户”指定的境外账户内。如果“客户”要在境外将资金打到境内,操作过程则相反。

  “看似境内资金在境内流动,境外资金在境外流动。资金都没有发生物理性转移,但实际上已达到为客户转移资金的目的。”束剑平介绍,境内外账户通过“对敲”转账,各自接客,并按照固定时间平账,达到两地账户平衡。“如果香港合伙人账户当天支付得多了,他会把钱通过境内账户打给我人民币。”郑晓生说。

  据警方介绍,“地下钱庄”还会招募大量的人携带外币直接“人肉”转移,这些带款出境的人俗称为“水客”。

  警方介绍,除了帮人向境外转移资金外,“地下钱庄”还从事非法买卖外汇。他们在国内外汇黑市低买高卖,从中赚取汇率差价。另外他们还帮人“支付结算”,不法分子协助他人将对公账户支票非法转移到个人账户,或者直接兑换成现金。

  贪腐赃款等借道“地下钱庄”

  “‘地下钱庄’不问客户的身份,不问钱从哪里来的,没有银行的审批等手续,一些不法分子正是看中这些,将‘地下钱庄’作为转移资金的暗道。”深圳专案组民警刘明介绍。

  国家外汇管理局管理检查司欧阳雄处长表示,通过“地下钱庄”转移的资金很多都是拿不到台面上的,老百姓要用上“地下钱庄”的比例很小。“地下钱庄”作为一种服务型犯罪,看似与普通民众关系不大,但像电信诈骗、非法集资等这种直接侵害老百姓利益的犯罪活动,“地下钱庄”成为其转移赃款的工具。

  8月24日,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表示,近年来,我国的“地下钱庄”违法犯罪形势日益严峻复杂,涉案地区呈蔓延扩散态势,目前全国所有省份均有发案,涉及外贸进出口、房地产、建筑、体育文化等各个社会经济行业。

  据介绍,“地下钱庄”日益成为犯罪活动转移赃款的通道。金融、证券、涉税、商贸、侵权伪劣、涉众等几乎所有经济犯罪案件均涉及“地下钱庄”活动,网络赌博、电信诈骗、黑社会性质组织、偷渡、贩毒、走私等其他重大刑事犯罪活动中,“地下钱庄松原哪有癫痫医院,戳进来”的“黑手”也屡见不鲜。

  警方以往破获的案件显示,走私、贩毒、电信诈骗、贪腐等犯罪活动中,赃款往往通过“地下钱庄”转移到国外。

  “‘地下钱庄’实际上助长了上游犯罪。”公安部经侦局反洗钱处处长李明照表示,“地下钱庄”的猖獗,也反映了上游犯罪的猖獗。另据李明照透露,一些案例显示,恐怖分子的资金也通过“地下钱庄”进出。

  另据透露,曾引起关注的中国银行河松街支行原行长高山就是通过“地下钱庄”,将巨额赃款转移到国外。而同样备受关注的河南周口中储粮案,曾任中储粮河南周口直属库主任的乔建军,也是利用“地下钱庄”将赃款转移到国外。

  暗渡资金不排除股市“热钱”

  李明照介绍,“地下钱庄”的特点是不受政府监管,协助客户进行跨境汇款,不问客户身份,不需要客户提供证明性文件,比较隐蔽。正因为有这个特点,特别容易被洗钱、恐怖活动利用。

  另据欧阳雄透露,“地下钱庄”的另一个危害是扰乱了市场秩序。“地下钱庄”境内、境外资金分别流动,人民币和外汇分别交割,这样一来,在国际收支统计、跨境资金流动监测中均无法显现,对人民币的汇率水平、国内利率水平和内外部经济均衡状况等方面,都会产生不利影响。

  据了解,由于“地下钱庄”的交易资金量大且隐蔽,不排除一些股市资金通过该渠道流出我国,从而影响我国资本市场的健康稳定发展。如今年7月中旬,上海市公安机关在查处某外资贸易公司涉嫌操纵股市犯罪案件中,就发现由邱某控制的“地下钱庄”,为该外资公司向境外转移非法所得达数亿元人民币。

  “当前我国‘地下钱庄’的整体形势非常严峻,‘地下钱庄’的危害全面加深加重。”李明照如是说。

  在深圳警方打击的两起“地下钱庄”案中,均为客户的资金被骗引起警方对“地下钱庄”的注意。部分涉案“客户”称,他们选择“地下钱庄”转账,是因为“地下钱庄”“诚信度”高,比银行更加灵活优惠,而且收取的手续费较低,交易额大的话还有优惠。但警方指出,有案例表明,这些“地下钱庄”也存在风险。一旦汇率发生变动,“地下钱庄”经常存在逃单、卷钱逃跑的情况。

  李明照透露,此前的一些“地下钱庄”案中,一些“地下钱庄”看客户的钱多,结果出现非法拘禁、抢劫等犯罪。

  曾经,不止一个人向我推荐《肖申克的救赎》这部电影。曾经,我也不止一次向别人推荐这部电影。剧中,青年银行家安迪利用自身的专业知识,帮助监狱管理层逃税、洗黑钱,同时凭借与瑞德的交往在犯人中间也渐渐受到礼遇。表面看来,他已如瑞德那样对那堵高墙从憎恨转变为处之泰然,但是对自由的渴望仍促使他朝着心中的希望和目标前进。

  一直以为,洗钱、反洗钱这种神秘游戏只会在《肖申克的救赎》《金钱帝国》这样的电影或现实中的地下钱庄上演。令人始料未及的是,中国银行近日就上演了一场“洗钱”大战。

  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《新闻直播间》栏目曝光称,中国银行涉嫌“洗黑钱”其广东分支银行有一项“偷偷摸摸、似乎见不得光”的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――绕道突破了我国有关个人每年5万美元换汇上次按的规定。报道发出后,中国银行总行负责人立刻遭到了媒体的电话“轰炸”。但直到傍晚,中国银行才发出措辞谨慎的声明,称央视的报道与事实有出入,理解上有偏差,并称该项业务已经“向有关监管部门汇报”。然而,这份声明也仅仅存在了数十分钟,又被中行迅速删除。四个小时后,中行再度发出声明,悄然删除了声明中的“中央电视台”字眼……

  看到这天津哪家医院看癫痫有效果个新闻,笔者第一反应就是中行麻烦大了,外汇业务如果有违规操作的地方,尚且可以处理,一旦涉及“洗钱”这个话题,事就大了。两家“中字头”单位,说法截然不同,中国银行洗钱,究竟是真是假?是央视误解中行还是中行知法犯法呢?

  “优汇通业务”的秘密

  中国银行与多家移民中介的“亲密关系” 由于我国控制个人换汇,每人每年最多只能换汇五万美元,要想凑够动辄几十万数百万美元的投资移民款,不是简单的事。这时,移民中介的销售人员会向客户极力推荐――中国银行,“你要投资移民把钱转出去肯定要走中行业务,驻展,要有需求就直接去找他们。”移民中介直接把客户领进银行,也有的银行把客户介绍给中介。

  当客户疑问为何中行可以提供无限额地换取外汇,并且还可以直接打到国外账户?答曰:多亏优汇通无限换汇业务。然而,在中国银行的官方网站上却并没有看到所谓的优汇通无限换汇业务,在中国银行的各家分支行里,也并没有相关服务的介绍。

  据中国银行工作人员的介绍,优汇通业务属于是广东分行牵头的业务,同时被称为跨境人民币结算业务,各地的中行只有经过广东分行才能做,但是不做任何宣传,不对外公开,除非客户主动问才会说。北京某支行的一位副行长偷偷告诉记者,这项业务其实并不符合国家相关外汇管理的规定,不是那么见得了光,所以中行只是偷偷在做,今年初就因为外管局检查而停了一段时间。

  据北京一家中行支行的客户经理告诉透露,他们经常参加移民咨询会,优汇通特别受欢迎,找他们办业务的客户就没停过,光500万澳元的澳洲移民换汇大单他们就接了不少。北京中行的优汇通换汇业务还不算多的,在优汇通业务的发起地广东。一家中行支行的客户经理称优汇通业务开展一年多以来,到他们这来办业务的客户越来越多,业务总量已经达到了六十亿,但是这个成绩还不是第一名。

  灰色地带:未正式审批但监管层默许

  中行的声明强调了这项业务的合规性,称“经向有关监管部门汇报,我行及相关银行在试点开展跨境人民币业务的基础上,在符合监管原则的前提下,先行先试,于2011年试点推出人民币跨境转账业务,仅限投资移民和海外购房置业两种用途。”

  不过,中行广东分行人士表示,这项业务多少有些处于灰色地带:实际上没有正式的文件审批,但同时又获得了监管层的默认。――与该人士此说法对应的是,在中行的声明中,使用的措辞是“汇报”、“报备”,并未使用“审批”等字眼。

  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试点已经在2011年拓展到全国,目前国家允许指定的、有条件的企业以人民币进行跨境贸易的结算,支持商业银行为企业提供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服务。跨境人民币结算只针对企业的国际贸易,而并非是针对个人的国外投资移民,个人换汇是不允许走这条通道的。

  然而,截至目前,试点的信息始终未向社会公开发布。而根据中行的声明,2011年就已经试点推出人民币跨境转账业务了,也就是说,该业务已经进行了三年。一位不愿具名的外管局官员表示,对中行“优汇通”业务毫不知情,“不知道这个是怎么做起来的。”据他介绍,由于这项业务是跨境人民币汇款,不涉及境内的换汇程序,因此不属于外管局管辖范围,跨境人民币业务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在管。

  近日,全国公安机关在全国范围组织开展打击“地下钱庄”集中统一行动。公安机关重点打击的“地下钱庄”,是指不法分子以非法获利为目的,未经国家主管部门批准,擅自从事跨境汇款、买卖外汇、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等违法犯罪活动。

  所谓的“地下钱庄”洗癫痫用什么方法能治好钱,一般包括两类业务,一是换汇,即境内人民币输出境外换成外币,或境外外币输入境内换成人民币;另一种是“洗黑钱“,即一些无法交代来源的资金,通过账户倒转,变成合法合规的收入,资金不一定跨境。

  “地下钱庄”洗钱之“换汇”业务流程

  “地下钱庄”的交易模式与手段复杂多样,由于第三方支付平台的广泛应用带动了各种类型的线上交易。因其具有快速流转、隐蔽、难以监测、非面对面等特点,正为“地下钱庄”从事非法资金支付结算业务所需。据了解,通过电子商务平台招揽“业务”,并借助三方支付平台完成资金收付已经成为部分“地下钱庄”较为青睐的交易形式。

  地下钱庄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作为犯罪工具,其主要模式有以下两种:

  第一,虚构交易。第三方支付实际上是提供了一种虚拟的商户POS机服务,经过付款人虚拟帐户的“刷卡”,收款人就可以得到款项。由于通过注册任何人都可以成为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用户,并且没有金融机构那么严格的身份审查。所以,地下钱庄往往是通过第三方支付平台建立虚拟账户,使用虚假交易或不真实交易,很容易实现资金在不同账户的自由转移,从而达到洗钱的目的。

  第二,跨境支付。在第三方支付跨境业务中,个人不直接通过银行办理外汇业务,而是由第三方支付机构代其办理货币兑换、出入境手续等。这样在外汇业务办理过程中,地下钱庄的洗钱者往往私自伪造身份信息进行虚构交易以套取外汇,再将这些外汇转移至境外,实现换汇目的。

  为避免平台沦为“地下钱庄”的犯罪工具,第三方支付机构应该恪守事前审核,事中监控,事后管理的原则,主要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把控风险:

  第一,健全客户识别身份制度。第三方支付机构应在开户环节遵循实名制原则,用户可以使用昵称,但必须填写真实姓名以及有效身份证信息。对于卖方,还应当审核其资质,包括其业务范围、提供的产品或服务是否合法等。另外,在业务关系存续期间要及时更新客户的身份资料。

  第二,实行客户账户绑定,保存交易记录,建立不良信用黑名单。第三方支付机构应尽可能保存用户完整的交易记录,不仅要保存客户备付金专用存款账户的交易记录,还要保存虚拟账户的记录。完好的交易记录可以再现自己的来龙去脉,从而实现对资金流向的监控。对已经发生的非法交易,第三方支付平台要及时做好记录,并建立不良信用的黑名单,不再提供支付服务。

  第三,建立反洗钱监控系统,及时报告可疑、大额交易。第三方支付机构应建立密钥托管机制,使有关部门在特定情况下,比如追查洗钱人等,通过一定程序能够获得第三方支付中的私人密钥,进行实时监控。这好比警察到房东家拿钥匙私下调查犯罪嫌疑人的住所。一旦发现重点可疑、大额交易报告,应及时报告有关部分,必要时果断采取中止业务等手段,及时遏制可能存在的非法交易行为,降低平台被非法货币交易活动利用的风险。

  第四,依靠高科技手段加强信息系统安全。由于第三方支付系统自身的安全性能是抵御风险的关键部分,因此第三方支付要重视系统建设。 在账户安全方面,第三方支付机构要向金融机构看齐,例如提供U盾或者银行U盾绑定方式,来保护用户账户安全。

  注释:根据《刑法》第225条第3项的规定,“未经国家有关主管部门批准非法经营证券、期货、保险业务的,或者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的”,即可认定为非法经营罪。其中的“非法从事资金支付结算业务”是为了扩大对“地下钱庄”非法经营活动的打击范围,而于2009年通过《刑法修正案(七)》增加的规定。

上一篇: 端午节送礼送什么好 送什么礼物好呢

下一篇: 摄影师超现实主义作品描绘奇幻童话世界